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阿什·戴克斯:用腳步丈量長江的英國小夥

2019年09月09日 16:20 來源:中国僑網 參與互動 

  中国僑網9月9日电 日前,英国《英中时报》报道刊登文章,讲述了“徒步长江全程第一人”英国小伙阿什·戴克斯在中国游历山水的故事。

  文章摘編如下:

  “任务圆满完成!创造了新的历史!4000英里(约6437公里),352个日夜。今天,我成为了徒步长江全程第一人!” 8月12日,阿什·戴克斯用中英双语在社交平台上发出这条信息。这个出生在英国威尔士的90后小伙子,在中国这片热情好客的土地上,收获了又一笔人生财富。此前,他已经获称“单人徒步穿越蒙古的全球第一人”、“攀登马达加斯加八座最高峰的全球第一人”,就连全球公认的探险界大咖“贝爷(贝尔·格里尔斯)都称他是“拥有传奇经历的神奇男人”。

  2018年8月26日,阿什从自己的家乡威尔士Old Colwyn来到青海杂多县的当曲,开始了自己的徒步长江之旅。旅程起点当曲位于长江南源,海拔超5100米,足足是阿什家乡的斯诺登山的5倍,与珠穆朗玛峰登顶大本营一样高,他旅程的前半段有大部分时间都要在这里度过。在高原之上,阿什要背接近35公斤重的行囊,平均每天徒步三四十公里,最多的一天多达65公里,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很难坚持下来。一年里,他从杂多县出发,先后主要走过曲麻莱、丽江石鼓、攀枝花、宜宾、重庆、武汉、南京。

  旅程最後,他在上海的長江入海口縱身一躍跳入大海,爲自己的長江之行畫上了一個完美句號。幾天前,阿什接受了英中時報記者的專訪,他說,“我從不了解中國到愛上中國用了兩三年的時間,下一場旅行,我還會回到中國。”

  “我想走不一樣的路”

  1991年,阿什·戴克斯出生在英格兰北威尔士的一个普通小镇上。18岁之前,阿什自然和“探险家”这样的名头还没什么关系,但他说,“那时,我就想要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。”上学时,17岁的阿什学习了一门户外教育课程,他认为,很多时候自己动手好过单纯地从老师那里学习知识。于是,在同学们都在考虑上大学、参军时,他开始专注思考自己的人生,希望自己能攒下一笔钱,开始探索人生。但那时的他,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。不久后,阿什找到一份泳池救生员的工作,为了省钱,他卖掉了自己的汽車,买了一辆自行车,每天骑车去上班(16英里),每月工作240小时。阿什说,那时候,自己一边计划了未来的人生,一边考取了水肺潜水资格证书。

  一輛自行車催生探險夢

  19歲這一年,阿什攢夠了人生第一桶金,他夢想中的人生開始了。“2010年,我和朋友開始了亞洲之旅,”阿什說,他們先去了中國遊覽了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澳門,就這樣和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。“說來也有趣,仔細想想,我人生的起點就在中國,不過,那一次只待了兩周,就從中國去了東南亞。”接下來,阿什和朋友去了泰國,旅程過後,他之前18個月所積攢的旅費所剩無幾。不過,阿什對此也早有了計劃,他的水肺潛水資格證書發揮了作用。“地球表面75%都是水,考一個潛水員證,到哪裏都找得到工作。”

  攢夠了第二筆錢,阿什和朋友又上路了,他們來到了柬埔寨吳哥窟,這一次,他們決定實踐心底的想法。“我們想找個廉價的探險方式,要和別人不一樣,而且要挑戰到自己。”阿什說,直到遇到一個越南老太太,他才知道,自己的探險之旅可能要成型了。

  “我們每人花10鎊買了一輛自行車,很基礎,不是那種越野自行車,是很簡單的那種,沒有變速,帶車鈴和車筐的那種。”阿什說,看見這輛車,覺得這就是自己要的風格,一下就來了鬥志,覺得要“大幹一場”。于是,他和朋友各自給自行車取了名字,花了幾分鍾在谷歌地圖上查了自己要走的大致路線,就出發了。阿什的計劃是,先從柬埔寨到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市,再直穿越南到北部的河內。沒有地圖、沒有打氣筒、沒有補胎工具包、沒有頭盔、尾燈或反射鏡,15天之後他們完成了第一次挑戰。

  再回中國挑戰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務”

  徒步行走長江、了解中國文化、體驗當地民情……初次領略過中國風光後,這些願望在阿什逐漸在阿什心中成了型。從2010年到2018年這八年時間裏,他也一直沒有停下自己的探險腳步。但是,在領略過許多亞洲國家的自然風光後,阿什說,自己還是想要來到中國,因爲中國和亞洲其他國相比,非常不同。“對我來說,中國有著廣闊的土地,長江、黃河是偉大的。我查閱了亞洲很多地方,還是長江最吸引我,我想了解中國文化,想要了解中國民風的多樣性,想要把我看到的東西告訴別人。”

  對于阿什而言,之前的旅行都是有些“隨性”的。相比之下,中國之行前的阿什格外認真、專注,光是前期考察、調研和詳細的計劃制定就花費了兩年時間,其間他又專程來華了5次。他的詳細計劃中,首先就是體能訓練。“我知道這次‘長江任務’對我的體能和智力而言都將是巨大的挑戰,將途經不少人迹罕至的地區。但我相信,我的訓練和准備,以及探險經驗,將幫我克服一切困難。我也相信好心的陌生人會伸出援助之手。”他說。

  這兩年裏,在組建團隊、地形分析這些常規項目之外,因爲考慮本次徒步長江須從高原出發,阿什還特意在自己的訓練中加入了缺氧的訓練。“我把這一年行成分成了若幹小段。哪些地方很有挑戰,我可能過不去的,到時具體該做什麽,我全都有提前准備的計劃。”

  嘗試兩次才成功啓程

  被問及對青海的印象,阿什說,那是個很孤獨、唯美的地方,有些地方的氣候很極端,物質條件就更不用說了。剛剛到達青海的時候,阿什跟自己的團隊和向導會和,准備向長江源頭出發。萬事開頭難,在青海當地政府和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的幫助下,阿什一行順利到達源頭,可四天後,兩名攝影師就因爲受不了艱苦離開,連當地向導都生了病。一路走下來,10人的隨行團隊裏有8人相繼離開。阿什說,自己想到這將會是很困難的一步,但沒想到,與自己同行的向導和朋友幾乎全都放棄了。“長江源頭的海拔高度是5100米,足足是我家鄉的斯諾登山的5倍,與珠穆朗瑪峰登頂大本營一樣高。我當時的向導在路上高原反應很嚴重,不停嘔吐,另外兩個朋友也有各種擔心,因爲高原上野獸很多。最後,我們只好帶他們下山,我在青海雜多縣原地等待組建新的團隊。”

  旅途的疲憊、朋友的離去以及環境的惡略絲毫沒有動搖阿什完成挑戰的決心,“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備,這就是我的終身職業,所以在我面臨困難和筋疲力竭的時候,我只知道堅持,沒有想過放棄。”阿什說,因爲自己已經有了充分的經驗,他也將這些經驗應用到了中國之旅上。

  在高原之上,不僅要克服極端氣候環境的考驗,還要時刻與野獸作鬥爭。他曾險些“人入熊口”,還曾被一群野狼追了很久,有時還不得不靠放鞭炮嚇走野牦牛……而當他徒步到長江第一個轉折點所在地雲南麗江石鼓時,他知道,自己就快走出高原和山區了。

  在微博上,阿什給自己取了個中國名字“小戴”,取自他英文姓氏的諧音,他還擁有一個名爲“小戴闖長江”的熱門標簽,這個標簽下他定期發布旅途影集。“在旅途上,我體驗到了中國的風土民情,熱情、好客,有時我走到哪裏累了停下歇歇腳,老鄉就會給我添副碗筷,和他們一起吃頓家常菜。”

  不仅如此,每当小戴在旅途中发布微博,都会吸引到媒体和网友的关注。“关于我的行踪有很多报道,我接受了不少电视和杂志采访,参与拍摄纪录片,既有國際的也有中国國內的摄制组。”阿什说,“我完全没有料到这种情况,一下就火了。网友们在微博下面给我很大的支持,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跟我合作,我的书被翻译成中文,我感觉这仅仅是个开始。”当他徒步到重庆,还接到了拍摄GQ杂志邀约,“那是展现中西文化的交融的一组大片,主体是中国功夫,李连杰和向佐是中国面孔,我则是代表西方的面孔。”想到这里,阿什的语气中仍旧夹杂着激动和骄傲的情绪。

  當他徒步走到南京,他又擁有了自己的直播社交平台鬥魚賬號,他與當地一名中國“網紅”一起在鬥魚上直播了7個多小時,吸引了超過170萬人觀看,超過36萬粉絲。“這讓太意外了,但我們也希望由此吸引更多人關注探險,並傳遞保護長江環境的信息。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阿什說,中國支持者的反應讓他不知所措,數百萬人通過電視和社交媒體關注他。“這是一次多麽美妙的旅程啊!中國全國各地的人們都非常支持我。”這讓阿什對中國的熱愛更深了。

  旅程的每個細節,阿什都在腦海都策劃了一遍。最特別的,就屬他結束這次中國之行的方式:在上海的最東端長江入海口,跳入大海,讓自己也變成一朵渺小的浪花。

  總結這次中國之行,阿什說自己改變太多。出發前,阿什以爲他是爲了自己的人生展開探索。在路上,他用心感受了自然的恩賜和中國悠遠的文化。結束後,他說,中國給他開了一扇門,給了他許許多多的機會。他原先只是想向西方觀衆展示中國的自然風光,沒想到,通過微博、直播,很多中國人也通過他這雙外國人的眼睛,看到了自己的國家前所未見的自然景觀。不僅如此,他還借助自己的人氣,與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基金會合作,讓更多的人關注長江環保問題。2019年年底,他徒步長江的紀錄片也將制作完成。

  8月16日,阿什在自己的微博上對這次中國之旅做了告別,“謝謝你中國!我回到英國去了。這15個月是多麽不真實的15個月,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,離開的時候還有一個國家支持我。下個月再見!記住——心之所願,無事不成。”(張子鑫)

【編輯:胡文卉】

>華人新聞精选:

華人频道: 僑界動態 海外生活 出國風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