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不懂互联网的父母辈 已经失去了参与排队的权利

2019年09月09日 14:08 來源:半月談 參與互動 

  導讀

  打车靠手机、车票网上抢、看病云挂号……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给民众生活带来不少便利,但同时也存在双刃剑效应。当互联网在深度介入社會公共服务的时候,也挖开新的技术鸿沟。一些不会用手机打车、不懂网上抢票、不会云挂号看病的人,就被迫站在网络技术鸿沟的另一边。

  这样的公共服务,不利于保障社會民众的公平权。譬如,网约车平台“横空出世”之时,被视作破解公共服务痛点的利器,但时至今日,一部分人却面临更加突出的“打车难”。一定程度上,看似加速公共服务便利性的网络,转身也能筑起一面不公平的“墙”。

  提供便利,也在剝奪權利

  深夜11點多的上海陸家嘴,能否趕上最後一班地鐵成爲晚歸者最爲焦慮的事情。

  “這個時間趕上地鐵才能松口氣。若是錯過,疲憊一天下來,還要面臨一輪‘打車大戰’。”在陸家嘴地區工作的上海白領小郭抱怨道。

  半月談记者来到上海陆家嘴、静安寺、北京三里屯等商圈实地采访发现,这些地区打车难现象十分普遍。出租车扬招不停、网约车动辄排队几十上百人已成为常态。

  線上耗時間,線下拼金錢。記者深夜在上海新天地商圈附近,遇到4輛停靠在路邊的出租車,盡管是空車,但司機表示,要坐就是一口價、不打表。平時20元左右的車程,現在需80元才能走。

  小郭表示,他深切感受到叫不到車回家的痛。

  互聯網在創造公共服務便利性的同時,也能輕易剝奪公民的權利。

  上海市民何女士介紹,她母親既不會在網上買票,也不會用手機打車,靠自己幾乎出不了遠門。父親好不容易學會了用滴滴打車,一次從老家來上海,打開高德地圖打算查查周邊的交通,無意間在地圖平台上打了車,直到司機給他打電話才發現,取消訂單後還賠付了5元。“互聯網瞬息萬變,對于父母來說,真是有點難。”

  互聯網公共服務有幾多不公平

  當前,不僅僅是打車難,從火車站前的熬夜買票到電腦前的蹲點搶票,從淩晨排隊拿號的專家門診到微信平台上轉瞬即逝的挂號名額,屢禁不止且愈演愈烈的網絡“票販子”“號販子”……互聯網公共服務公平權如何保障,令人深思。

  ——失去排隊權利的老人。互聯網讓公共服務變得更廣泛,還是更狹隘?

  “我媽腿腳不好,她住浦西我住浦東,她要是想過來看看,我是絕對不可能讓她自己打車的。現在不懂互聯網的老年人,出門哪裏打得到車呢?”上海市民羅先生說,“你看咱們現在買火車票要靠手機搶,看場演出的好位置也得網上先選,甚至去吃家熱門餐廳還沒出門就得先在線排隊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父母輩所代表的不懂互聯網、不懂智能應用的這個群體,已經失去了參與排隊的權利。”

  ——永遠被“秒殺”的專家號。互聯網讓公共服務變得更從容,還是更焦慮?

  在北京某醫院的挂號處記者看到,現場排隊等候的仍有不少人,一部分人知道可以線上預約但自己弄不來,只好現場排長隊挂號;有的人甚至不知道能提前預約。

  一位帶家人千裏迢迢趕到北京看病的汪女士說:“在老家就在線上預約這邊的專家號,但只要預約釋出,名額幾乎是秒沒,這病也等不了,就直接到北京來了。這不今天線下的號也挂不上,真愁人。”

  ——不夠格的前網約車司機。失去的公平就業機會原罪在個人,還是互聯網?

  對于網約車市場不斷趨嚴的監管,一方面公衆出行的安全性有所提升,另一方面不少城市對于車輛和司機運營資格的限制,也出現了從業人員減少的問題。一些在新經濟發展中找到就業崗位的人,卻又在行業轉向健康發展的過程中失去了參與公共服務的機會。正如一些業內人士所說:“畢竟以犯罪爲目的的司機是極少數的。安全性提升,並不等于要減少公共服務提供者的就業機會。”

  新業態不能用老辦法,量身定制求解公平權

  互聯網在讓現實世界變得更加便利的同時,也催生一批“互聯網新弱勢群體”,看似加速公共服務便利性的網絡,轉身也能築起一面不公平的“牆”。

  國務院辦公廳今年8月發布的《關于促進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意見)指出,創新監管理念和方式,實行包容審慎監管;探索適應新業態特點、有利于公平競爭的公正監管辦法;分領域制定監管規則和標准,在嚴守安全底線的前提下爲新業態發展留足空間;科學合理界定平台責任,加快研究出台平台盡職免責的具體辦法;建立健全協同監管機制,積極推進“互聯網+監管”。

  以網約車爲例,意見明確指導督促有關地方評估網約車等領域的政策落實情況,優化完善准入條件、審批流程和服務,加快平台經濟參與者合規化進程。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負責人蔡團結表示,新業態需要量身定制監管辦法,不能再按照傳統的方式來管理。

  其实,互联网在公共服务中的公平权问题,监管部门也一直在跟进解决。此前非现金支付的广泛应用给经济社會发展带来深远影响,但也出现了“拒收现金”的情况,这给不使用线上支付方式的人群带来诸多困扰。此后,央行便发布公告强调,除了依法应当使用非现金支付工具的情形之外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格式条款、通知、声明、告示等方式拒收现金。

  针对一些社會矛盾在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的集中体现,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表示,一方面有互联网的放大作用,另一方面也是对社會治理水平的考验。新的业态需要多方合作、联合治理,政府部门、企业、用户、服务提供者,要一起参与进来,实现信息的公开共享、行动的规范协调。(记者:陆文军 王默玲 王辰阳)

【編輯:劉歡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