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被“梓”掉的一代:誰限制了起名的想象力?

2019年09月20日 00:03 來源:中国新聞网 參與互動 

  【社會37度】

  编者按: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,没有空谈,没有“標題党”。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,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,关注冷暖人生,带你触摸社會的体温。

  中新網客户端北京9月20日电 题:被“梓”掉的一代:誰限制了起名的想象力?

  作者 郎朗

  叫一声“zi xuan”,你敢答应吗?

  不知什麽時候起,身邊越來越多“梓軒”、“梓涵”。開學季裏,你的孩子在校園裏“被重名”了嗎?

  當一部分00後將要面對重名的尴尬時,另一部分人卻苦于自己的名字太過生僻,給日常生活帶來各種不便。

  面對浩如煙海的漢字文明,無論取什麽名字,好像都顯得缺乏想象力。

  資料圖:<a target='_blank' href=中新社记者 张娅子 摄 图文无关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9/19/fe035d42f46a4c1f9e3c56d4b251bcbe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資料圖:中新社记者 张娅子 摄 图文无关" />

資料圖:中新社记者 张娅子 摄 图文无关

  名中帶“梓”的00後

  新学期伊始,教师刘雅宁发现“梓”、“涵”、“轩”在学生名字中的重复率极高,班里起码有十几个学生的名字里含有这些字。叫一声“zi xuan”,楼道里好几个不同身高不同模样的孩子齐刷刷同时回头。

  從2016年第一份“中國姓名大數據”公布開始,“梓”“軒”就強勢領跑新生兒姓名榜,成爲最受歡迎的“網紅”用字;兩年後的榜單上,“梓”居然蟬聯了三屆冠軍。

  我們可以想象50年後的一天:早上起床,梓萱和梓涵一起晨練;住樓下的梓軒約梓熙下棋喝茶;夜幕降臨,小區的紫萱們跳起了廣場舞……

  “我估計可能是最近幾年算卦的喜歡這幾個字。”劉雅甯調侃道。

  一年級班主任上崗的第一件事是什麽?劉雅甯的答案是查字典。

  A4紙整齊打印的名單上畫滿了圈圈點點,全班54個小朋友,近10個人的名字被注上了拼音,殳、彧、磬……“全年級最奇怪的名和姓可能都聚集到我們班了。”她說。

  孩子們的桌子上放著寫有自己名字的名牌,大約半個月後,老師差不多記住了大家的名字,這些名牌也就完成了使命。“名字生僻其實對老師沒什麽影響,主要是孩子以後不方便。”劉雅甯說。

  從事互聯網教育行業的周晅昪太明白這種不方便了。大學錄取通知的信封上,收件人是兩個問號,戶口本是手寫的,公積金存折上是亂碼……但凡需要辦事,“來,您去公安局蓋個章”。幾年前,他一度沒辦法開通快捷支付,用不了微信支付,“收到了紅包也取不了錢。”他無奈地說。

  “我懷疑我公司年會一直抽不到獎,是因爲我名字壓根兒沒被錄進去。”

  資料圖:《周易正义》 李南轩 摄

資料圖:《周易正义》 李南轩 摄

  從“翻字典”到“互聯網+”取名

  名字承載著對一個人的祝福和期盼,家長們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和願望傾注到一兩個字裏。

  就讀于江蘇廣播電視學校的李馛瑀深深體會到了來自母親的愛。媽媽從懷孕開始,到孩子長到一歲多,每天起早貪黑,只睡三四個小時,打著手電戴著眼鏡翻爛了一本《辭源》才給孩子取名叫李馛瑀。

  馛,香氣濃郁;瑀,像玉的石頭,比喻女性堅貞高尚的節操和品德。這個名字在姓名打分網站上得到了100分的高分,媽媽很滿意。

  “我覺得生僻字可以體現出父母對孩子滿滿的愛和期待,”李馛瑀說,“我以後有了孩子,還會讓媽媽取名。”

  除了承載祝福,取名這件事也帶著時代的烙印。

  傳統中國大家庭裏往往會有祖訓,這既是家規,也是子孫姓名排輩的依據。“芳德永流傳,家繼萬世長”——這是李馛瑀爺爺家的祖訓,爺爺承了“傳”字,爸爸和其他兄妹承了後面的“家”字。

  但在上世紀,更多人的名字和曆史背景有關。1949年新中國成立,隨著共和國一同成長起來的,還有“建國”“援朝”“衛東”“向紅”們。到了改革開放時期,人們的名字少了政治意味,開始更加多元,“偉”“帥”“秀英”“芳”成了比較多見的字,據統計,全國有近30萬人名叫“張偉”。

  而到了現在,名字的構成則更加個性多樣。一項調查顯示,“80”後的名字集中度高達43%,但到了2018年,名字集中度降幅達到30%。

  “父姓加母姓”這種“新複姓”正在逐漸流行,四字姓名也占了一席之地。受《中國詩詞大會》《朗讀者》等節目影響,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從傳統典籍中給孩子取名,所謂“女詩經,男楚辭,文論語,武周易”。

  “張偉”的時代已經逐漸遠離,互聯網的發展也帶動了“互聯網+取名”。起名打分網站如雨後春筍般湧現,輸入出生日期等個人信息,系統將自動生成姓名,也可以對已有的姓名打分,“梓軒”“梓涵”是這些網站的高頻詞。

  和上世紀的“建國”“建軍”們一樣,“梓涵”“梓軒”們終將成爲時代的標志之一。

  資料圖:<a target='_blank' href=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图文无关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9/19/3707520ba7ff4f1dacbba9b8dd01d8d1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資料圖: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图文无关" />

資料圖:中新社记者 刘新 摄 图文无关

  “取名”的生意經

  絞盡腦汁也取不出滿意的名字怎麽辦?那就去找“先生”算一算。

  北京雍和宫外西边小径上,曾每隔几米就有一位“算命先生”。想要取名,要给“先生”提供具体到分钟的出生时间,他们根据周易八卦等理論测算生辰八字,找出被取名者“命格”里可能存在的问题缺陷,再选合适的字作为名来弥补。当然,要给“先生”400块钱润笔费。

  “90後”王雅韬的名字就是起名社取的。起名社說以前的名字不利于她的健康,所以給她換了新的名字。“本地區絕無重名。”起名社信誓旦旦地保證,還爲此發了一份證書,證明此名絕無僅有。

  然而上了學王雅韬才發現,似乎每個年級都有一個“王雅韬”,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同一家起名社算的。

 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起名的市場也從線下轉到線上,他們開了網店,有了公衆號,建起了APP和小程序,甚至還成了微博金V。

  在淘寶網搜索欄輸入“取名”,可以找到5670家相關店鋪。取名的費用從1元到1萬不等,接受度比較高的服務費用集中在150元到500元之間,最暢銷的店鋪取名價格爲298元,銷量2萬+。

  淘寶客服截圖

淘寶客服截圖

  店鋪的服務流程基本相同。拍下寶貝後客服人員對接,並填寫一份取名表格,提供被取名者的生日、父母名字、忌用字等信息,大約1到3天左右,取好名字後將推薦名用郵件發送給客戶。雙方進行溝通,最終選定一個滿意的名字,“大師”再對該名字進行詳細分析。

  老师人工起名并附送起名手稿,是各家店铺的宣传重点。如果有需要,还可以真人視頻,一对一分析,当然,这项服务要额外加50元至100元。

  有的平台開發了自己的APP或者小程序,人們可以根據平台上“大師”的資料和評分來選擇。

  不過不管是什麽平台,也不論“大師”是什麽流派、繼承誰的絕學、是否得到某協會的金字證書,他們的服務流程是都大同小異的。

  資料圖: <a target='_blank' href=中新社 王东明 摄 图文无关 " src="http://i2.chinanews.com/simg/cmshd/2019/09/19/d8ddb41ae0954ae889f954f08aea742d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資料圖: 中新社 王东明 摄 图文无关 " />

資料圖: 中新社 王东明 摄 图文无关

  取名取的是什麽?

  生僻的名字給李馛瑀帶來不少困擾,從小到大很少有人能第一遍就叫對自己的名字。她成了別人口中的“李XX”、“李什麽瑀”。

  “有的同學嘴巴漏風,會把我的名字讀成‘李魔女’”李馛瑀說,“同學們會開玩笑,‘小魔女怎麽沒來上課?’‘她去魔法學校了’!”

  “用生僻字給孩子取名,也是寄予了家長獨特的愛。”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研究員郭龍生說,“但有可能給孩子帶來一生的麻煩。”

  他不建議家長給孩子取太生僻的名字。“有的字老師都不認識,可能上課不會叫起來回答問題;太生僻的字,機器裏沒有,辦理戶口、銀行卡、坐飛機等都會帶來麻煩。”他說。

  名字,簡單來看,只是個代號而已。翻字典、請大師、網上取名等方式,其實歸根到底,是寄托了父母對孩子深沈的愛。

  “名字帶給人的影響是終生的。”郭龍生說。他建議家長,在給孩子取名的時候,要考慮幾點要素。“筆畫不要太多,這樣孩子好寫;讀音響亮,叫起來聽得清楚。不要用多音字,別人可能不知道怎麽叫,會帶來一些問題。”(完)

【編輯:丁寶秀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