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广东小伙辞职织毛衣创业走红 网友:想起小时候

2019年10月09日 11:35 來源:揚子晚報 參與互動 

  火了!小夥辭去翻譯工作織毛衣

  網友:想起小時候“媽媽牌”毛衣

  最近,抖音上一条“神仙操作”視頻引起了大家的兴趣:一位眉清目秀的小伙用“面条织毛衣”惹得很多网友忍俊不禁,纷纷点赞,也有人留言:“让我想起小时候穿妈妈织的毛衣的日子。”

 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记者了解到,小伙叫潘锐彬,广东汕头人。他原本是外企的一名日语翻译,只因心中念念不忘的梦想,让他在2010年辞去待遇优渥的工作,创业开了家网店,自己则身兼手工毛衣的制作者、设计师和模特…… 

  紫牛新聞见习记者 周碧莹 受访者供图

  這樣創業

  想念兒時媽媽織的毛衣

  外企翻譯辭職回家當起“織男”

  2008年,大學剛畢業的潘銳彬,在一家外企找到一份日語翻譯工作,收入和生活都比較穩定。潘銳彬來自廣東省汕頭市,父母對他這份工作十分滿意,認爲做翻譯工作,收入不錯,又有面子。

  然而,2010年,24歲的潘銳彬做出了一個改變人生軌迹的決定。他辭去了這份工作,回到汕頭老家做起了一名“織男”:創業做手工毛衣。

  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织毛衣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爱好。潘锐彬的母亲就是手工织毛衣的高手,多年以来,一直在从事针织衣物代加工行业。潘锐彬从记事时起,就知道家乡的阿姨们经常和妈妈一起织毛衣。耳濡目染,潘锐彬6岁时就学会了这门手艺。到10岁时,他已可以同妈妈、阿姨们一起织毛衣了。

  “每到放学时,我就帮妈妈织毛衣,那时候我就发现,自己喜欢这门技术。”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当时手工针织产业尚在黄金期,家乡的很多妇女从事这项产业。

  但好景不長,隨著機器織毛衣的普及,手工針織行業漸漸沒落了。潘銳彬的母親所織的毛衣,也顯得款式老舊,不夠時尚。慢慢地,家裏的針織生意越來越少,母親和阿姨們一起織毛衣的盛況也不複存在。“我大學畢業後,她們就沒什麽事做了。”

  眼看自己喜爱的手工毛衣就要被时代抛下,想起小时候离不开的“妈妈牌”毛衣, 潘锐彬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“当时我就觉得,手工毛衣的没落比较可惜,我想要挽救这个行业。”正好,当时网店开始兴起,潘锐彬开始思考:“能不能通过网络卖出手工毛衣?”他试着注册了一家网店,将自己织的几条手工围巾挂上去卖,结果销路不错。潘锐彬意识到,网络或许能成为手工针织行业的救命稻草。

  起初,潘銳彬還想著兼顧在外企的工作和網店的經營。“那段時間很忙,一邊上班,一邊開著網店,那時家裏沒有電腦,我下班後還去網吧看店,一直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。”但隨著訂單的不斷增加,潘銳彬的精力開始不夠用了。他不得不認真考慮,是否要辭去外企的工作,專心經營手工毛衣。

  到了2010年10月,潘銳彬網店的訂單越來越多,下班後的空閑時間對他來說根本不夠。他算了一下,一個月下來,網店的收入比工資還高。于是,潘銳彬下定決心,辭去了在外企的職務,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。

  理想與現實有差距

  創業遇挫曾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

  潘銳彬的決定遭到全家人反對,他的父母經曆了手工毛衣由盛轉衰的過程,知道在當代重振這一産業有多麽不容易。

  潘銳彬最初的想法是:由自己帶頭,招募家鄉的阿姨們,讓她們重新拾起手藝織毛衣,然後通過網絡途徑銷售。然而,理想和現實總是存在差距。首先是人才的問題,阿姨們的水平參差不齊,而且有些人的技藝已經生疏了。潘銳彬只好讓她們先試織一批毛衣,而這些毛衣是無法賣出的,卻要消耗不少的成本。

  同時,毛衣的售後也讓潘銳彬有些焦頭爛額。由于潘銳彬做的是手工定制毛衣,根據顧客提供的身高、體重、三圍等數據進行設計和制作,自然也承擔了後期修改的責任。當有客戶提出毛衣的某個地方有點不合適時,潘銳彬需要根據要求修改,直到對方滿意爲止。一批毛衣修改十幾天,也是常有的事,生産的效率自然也上不來。“有時候客戶心情不好,就會批評和抱怨,這樣的情況多了,自己感情上就會很受傷。”潘銳彬回憶說。

  2013年到2014年,潘銳彬的事業陷入低谷。在那段時間內,他的生意一直很慘淡,這讓潘銳彬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:“是不是我們的毛衣真有什麽問題?我是不是不適合做這個?”

  正当潘锐彬消沉之时,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他和其他网店老板有了交流。“那时我才发现,原来我的网店有不少缺陷,最致命的就是,照片拍得特别丑。”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解决了这个问题后,生意又有了起色。而他自己,也开启了“学习”之路。

  潘銳彬所說的“學習”,指的是參加一些培訓班,學習網店經營相關專業知識,和同行交流經驗。

  “现在,我每个月都要出去学习。要让自己了解整个市场的特点,发现自己经营中的问题,思考前进的方向。”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从2015年到现在,他的足迹遍布深圳、广州、上海、杭州,始终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。

  這樣走紅

  直播:從網店老板成爲抖音網紅

 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,潘銳彬的核心團隊都只有3個人。在店裏,他既是老板,又是模特,還是服裝設計師。實際上,潘銳彬一天也沒有“學院式”地學習過設計。他能做出時尚好看的毛衣,也和他擅長自學的特點密不可分。

  “很多人一提到手工毛衣,还是会觉得很‘土’。手工这个卖点,不足以让人第一眼就喜欢,能吸引眼球的要点是好看。”潘锐彬说:“人家因为产品好看而点进去了,才能知道你这个是手工制造。所以我们现在做的款式会比较时尚,材料也比较好,和以前的不一样。”为此,他常常浏览一些时尚网站,观察一些國際大品牌的服装,看它们都使用怎样的配色,大概用哪些花纹。

  “我自己会去琢磨,这些图案我们通过手工能不能做出来,又能在它的基础上做哪些创新。”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设计毛衣款式比设计一般服装更加困难,它需要较多的实践经验。“其它的衣服你只需要设计,不需要会做。手工毛衣就不一样了,如果你不会织的话,就很难去设计它,因为你不知道那些花纹能不能手工做出来。”

  網店的生意蒸蒸日上,潘銳彬卻並不滿足,他一直在嘗試把手工毛衣和時代潮流結合起來。在一次交流活動中,有人給他推薦了抖音這個平台,這讓潘銳彬陷入了思考。

  他抱着尝试的态度,注册了一个抖音账号,发布了几条关于手工毛衣的視頻,结果出乎意料大受欢迎。

  这件事让潘锐彬的心态发生了改变:“那之后我觉得,任何新的东西我都应去尝试。现在都在往短視頻的方向走,所以我们也要跟着潮流走!”于是,潘锐彬开始用心经营抖音账号,有时发布一些手工织毛衣的教程,有时也发布一些类似“面条织毛衣”的趣味視頻。目前,他的两个抖音账号分别有了166万和103万粉丝。

  這樣規劃

  用傳統技藝和現代傳播手段傳承夢想

  潘銳彬雖把自己的生意做得紅火,但也始終沒有忘了把這項技藝傳承下去的夢想。

  他想過到城裏招募年輕人來工作,但結果卻不盡如人意。2018年8月,他在汕頭市區開了個工作室,試圖招納新人。“他們又不會織毛衣,也不知道産品是什麽樣,沒有過那段耳濡目染的經曆,也就只有紙上談兵了。”這番嘗試受挫後,潘銳彬關掉了在市區的工作室,將其轉移到鎮上稍微偏遠的位置,這才招到了兩個新人。

  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隨著在網絡上的走紅,潘銳彬和他的手工針織受到越來越多網友和媒體的關注。今年3月,央視《開門大吉》節目邀請潘銳彬,他得以在更大的平台展示自己的作品和手藝。潘銳彬在節目中說:“織毛衣這件事,是不分男女的。任何一件事,只要你喜歡,就應用心去做,然後認真做到最好。”這番話爲他贏得了滿堂彩。

  现在,有50多位来自潘锐彬家乡的阿姨负责生产手工毛衣,其中既有当年跟母亲一起工作的老员工,也有新招募来的成员。潘锐彬告诉紫牛新聞记者,她们都是在茶余饭后的空闲时间,根据他设计的款式织毛衣,既不耽误平时的生活,又能得到相应的报酬。“我希望通过将传统技艺与现代传播技术结合的手段,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、喜欢手工针织,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、发扬光大。”潘锐彬说。

【編輯:陳海峰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